首页 > 网游 > 网游新闻
苍南桃湖朱家和苏家宅院的传说!
2019-05-12 03:08:05 作者:佚名

博鸿娱乐原标题:苍南桃湖朱家和苏家宅院的传说!

隋唐时代苍南没有观美这个地名,当地古老墓碑载只有桃湖。观美这条溪过去叫江,再早叫港,如南港、过港,是深水港。叫江应该较迟点,如龙江、横阳支江。有人说横阳支江的潮水涨到竹筏(排)头渡口,往上是桥墩门、碗窑、矴步、莒溪。竹筏头渡口以下都是用船借靠潮水涨退的势力为动力到达港口,上游来的竹筏运载着杉木、杂木、竹、笋和山芋、蕃薯等山货到竹筏头渡口起埠或转运船只,而船上的海货或外埠的商品转卖给山民。当时人口没有那么多,规模没有那么大,不太繁华和热闹。渡口双边都有很多枫树和樟树,枝叶茂盛,可以遮日避雨,也有几处草房卖点零食,上面还有一条小支流,后称湖堵,里面那个湖泊很宽大,东至鲤鱼鹄山下,南至岭脚街,有双坑、双溪。山洪来时,湖内汪 洋一片,大水将四面八方的核桃淤积岸上发芽生根形成野生桃树,开花结果,后来被文人墨客吟诗作赋,称为桃湖。据传邑令曾诗云:“鱼鹄鹅峰台尾山,映进湖中似晶螺,畔上桃花争春艳,竹筏横渡双岸联。”也许是较早的桃湖写照。

苍南桃湖朱家和苏家宅院的传说!

桃湖畔上有两家朱苏大宅院,靠东北是大雨苏,至今尚有两座房屋,一座被桥墩水库大水冲毁,另一座尚在,已破旧不堪。靠东南是双屿门,朱家大宅院剩下半座房屋,传说是栽花的花厅也破烂不堪。据传大雨苏的头世祖苏新怀,是在明末万历年间从福建惠安迁移来。那时闽海倭寇作乱,漳厦沿海渔民难以生存,只好纷纷向内地逃生,那时苏新怀举家也向内地迁徙,来到松山(今桥墩)发现大桥被山洪冲坏,只好循南山来到竹筏头渡口,已经潮落,找不到船,天下着大雨,只好在渡口枫树下的草房里避雨。第二天天晴了,看避雨地段不错,就在那里搭棚安家。男的去前岐港挑海货来岭脚街出售,一天可赚1-2个银元。女的在草房前后开荒,种上麦子,男的除了挑鲜,还帮助开荒,在几个月时间开荒地几十亩。有一天男的从前岐港挑鲜回来,路过徐家岭头,喝泉水时发现两块垫脚砖,有点黄色,他经水冲洗,更加显出金黄色,重量特别重,觉得非普通砖,就放在筐里挑回来,悄悄告诉老婆,这两块砖可能是金砖。老婆看他那高兴就说我发现的宝贝比你更好。就带他到麦园,撬起那条石板,里面全是银锭,仍旧盖起来,悄悄语“我们发财了。”夫妻俩决定继续拓荒和挑鲜,等待麦子收割后,将草房再扩大一间,将地面加高,把睡床按在银坑上,后来夫妻打拼几年,荒开拓越多,并把老家带来的烟叶籽种上,烟叶也越种越多,当时烟叶本地销不出去,就坐船到宁波等地投售,为了应付烟叶收成,就取出床板下的银锭,在周围建了很多座工房仓库,后来建了五六座大宅院,形成了苏家大宅院,至今尚有两座已破旧不堪。

朱家大宅院在双屿门,据传朱家头世祖朱大友,原是港口墨城人,全家三口,男孩七八岁,主妇十分勤劳,除了家务,就是编织草鞋,三天就编织一担,由其丈夫挑去瑞安等地跑乡。有一天早晨,天亮时,晨雾矇眬,他挑着草鞋爬上半岭,晨雾退了,隐隐看见港口一只大船放下小船,从大船上下来七八个人,坐着小船向墨城小河划来,朱大友将一担草鞋挑进麦苗缝,自己弯着身观看究竟。他想莫非蔡家蔡永林先生的儿子蔡碎唐在外遭遇不幸,将其尸体运回来,不,小船没有停在蔡家门口,继续划到山脚靠近蔡老人寿坟下面,接着一批人将那个棺材抬上墓埕,看起来很沉重,很快将棺材推进坟里,关好石板坟门,连蔡家门也不进就回到大船。

不知里面是什么?朱大友好奇心起,当天把草鞋卖完,当夜深人静时悄悄一人到那坟前,用小刀撬开墓石门,将棺材顶上,将手伸进摸一下,全是珍珠财宝,仍然放好,关上墓石门,回家后不敢告诉其妻,自己心在想,怎么办?两天后将老婆编织的草鞋挑出去,向南走趁潮涨时坐上小船到竹筏头渡口,上去挑着草鞋到岭脚街另售部分,选个客栈住下,自己到外边观察了一圈,认为那两个小山屿在湖边,能栽茶,湖里能养鹅养鸭,交通方便,尚无人开发,想在那里定居,因此,就用客栈吕阿婆相量,吕阿婆满口叫好,他拿五元银元交托吕阿婆,计划雇用五六人清基搭寮,他回家又将老婆编织的草鞋挑来岭脚街,交托吕阿婆便宜转卖,朱大友带人工去双屿门破土动工,只用三天就搭起两间草房,回去将那个秘密告诉老婆,她听着又喜又怕,计划再过三天迁移。朱大友让雇工打编几板竹板,将房子围固,整理妥当第三天将老婆儿子搬来。带着编织草鞋工具和材料,搬来第二天就开始编织草鞋,还买来十对鹅,白天让鹅在湖上生活,晚上关在过壁嘎嘎叫多有趣,而朱大有改名朱策,仍将草鞋挑去瑞安等地跑乡,回来时将瑞安买来两个闷斗(如大斗碗),将那宝物装在袋里用剩余的草鞋盖在上面,运回家,谁也不知,就这样经过两年时间全部将宝物搬运回来,存在地下室,上面是鹅窝。但夫妻俩商定,财宝暂不动用,生活一切照旧,伙食要更差更节省。

七年后,那个蔡碎唐回来,其父蔡永林死时也没有回来,但已知那墓里的宝物被人偷走,他秘密调查周围什么人移走,结果找到朱大友新居,看是两间草房子,到他家看看没有什么改变,断了念头,为了证实,当晚悄悄埋伏在厝后听听动静,朱大友与十三四岁孩子从岭脚看戏回来,问他妈有么吃的,肚子太饿了,其妈说,碗橱内还有一碗番薯丝汤,要拿去烧热吃,那个海盗听了灰心了,应该不是他们干的吧!再过三年,打听到那个蔡碎唐真的死了,其棺运回来也葬在右矿,时朱大友卖完草鞋从瑞安回来,路过那里看个究竟。但种在双屿的茶叶收成很好,每年要几趟送宁波出售,为了加工茶叶需要,建了很多座工房和仓库,同时也建了五座大宅院,形成了朱家大宅院,据传后来一次无情火灾,烧去大半,至今尚留着一座种花的厅,住着不多后裔。

博鸿娱乐(60年代,据观美七旬张大伯口述整理)

(原标题《桃湖朱家和苏家宅院传说》。编辑 吴昱燊)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★End★

责任编辑:

相关专题
相关下载
相关文章

玩家评论